雾莲君

夜伢太太,七曜太太小迷妹。两位太太能永远在一起我一辈子单身都可以啊!!!!!
落哥的小粉丝,励志成为太太那样的画手。
业余写手

堕入黑暗的贤者

  那天傍晚,粉色长发的少年牵着一匹黑马来到了军械铺的门口。

『老板,给我两套诺曼的装备和三把诺曼宽剑。』

商人见了少年立刻笑着迎了上去。

『没问题,不过你这是要出门吗?』

商人看着少年的打扮疑惑的问道。

少年红色的眸子从夕阳落下的方向转向商人嘴角划开了笑容

『对啊。』

少年的名字是皮。

一年前,他突然来到了这个村庄。起初,村里的人都提防着他。皮是个话很少的人。他总是到处奔波,帮助村子砍树,挖石头,填河,挖矿。他默默的帮助村子发展,于是渐渐的大家接受了这个少年。少年也在村里建了自己的家。少年总是友善温和的对待每一个人。因为他,村子很快发展完全了,所以大家都称他是贤者。

『要早些回来啊!』

商人告别了皮。

『嗯。』

皮也微笑着回答了他,然后跨上黑马,向着丛林奔去。

黑夜中,丛林的茂密树叶的缝隙间透出了点点火光。

「有村子……」

皮翻身下马,握紧了手中的宽剑。

「不知道是什么村子,如果是诺曼村的话……」

想到这里,皮忍不住笑了起来,红色的双眸反射着火光,仿佛来自地狱残忍的修罗。

『真的是诺曼村啊……』

少年看着这熟悉的建筑风格,有些失望的歪了歪头

『算了……』

说着皮踏进了村子。

『贤者大人!!』

住在村口的伐木工注意到了皮的到来,满心欢喜的迎了上去。皮红色的眼冷冷的看了来人一眼,随机露出了残忍的笑容。

『贤者大人……你这是……』

伐木工吃惊的看着刺在自己胸口的宽剑。

『去死……』

皮毫不介意鲜血溅在了自己的身上,拔出宽剑,伐木工随之倒下。皮抬起右手舔舐着沾在手上的鲜血。

拖着剑继续向村子中走去。

皮迈进了村长的城堡,还未睡下的村长见了皮的模样,先是一惊。

『贤者大人,你遇到僵尸的袭击了吗?没事吧。』

『啊啊,没事。』

皮一如既往地笑了,只是沾上了鲜血的脸,在此时看上去很是可怖。

『不知贤者大人到本村来有何事?』

『嗯?没什么,来送点小礼物……』

皮笑着,同时举起手中的宽剑刺进村长的胸口。

『‘死亡’怎么样?这个礼物,喜欢吗?』

『你!……』

皮拔出剑又刺了进去,一次又一次,鲜血溅满了整个房间。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皮在一次次把宽剑送入村长身体的同时,也丧心病狂的笑着。

村长夫人早就吓得瘫坐在一边,发不出一个完整的音节。她丈夫的尸体早已成了血肉模糊的肉块。她看着少年停下了动作,猩红的双眼盯住了自己。

『啊……啊……』

她的嘴一张一合,发不出一点有意义的音节。

她手脚并用向门口逃去,同时终于发出了呼喊

『救命啊啊啊啊!!!!!』

声音戛然而止,女人的身体被横切成了两半

『吵死了……』

皮的脸上露出了毫不隐藏的厌恶。

离开了城堡,听见叫喊的村名都涌了出来,只见满身鲜血,宛如地狱修罗的少年从大门走出。猩红的眼睛一扫,村名们都感到了宛如黑洞的恐惧。

他们做梦也想不到,一直以来崇敬的贤者大人,现在正在屠杀着无辜的村名。

皮跨上黑马,冲入人群,所有人都不是他的对手。

『快去…告诉他们……!!』

其中的一名村名把发生的事情写了下来,让信鸽带去邻近的村庄。

『去死……』

来不及回头,皮的刀已经落下。

皮在河边洗去了满身的血迹,踏上黑马,向着下一个村子进发。

第二个村子还是诺曼村,村中男女老少无一不反锁了门窗,看着那个粉色长发的少年从村中走过。他已经不再是那时的贤者大人了,他现在已经堕入黑暗了。

皮微垂着头,隐藏自己的笑容。下一个被欺骗的会是什么村子呢?

评论(4)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