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莲君

夜伢太太,七曜太太小迷妹。两位太太能永远在一起我一辈子单身都可以啊!!!!!
落哥的小粉丝,励志成为太太那样的画手。
业余写手

咖啡店【现代 短篇】

*不知道在写什么*

*现代注意*

   时间早就已经过了打烊的时间了。本就偏僻的店门外已经空无一人了。鸣狐坐在吧台内,轻轻抚摸着蜷缩在腿上的小狐狸。偷偷地看向了店里的唯一的一位客人。

    客人有着这个时代少有的银色长发。鸣狐第一次见就觉得那头银发很漂亮。客人坐在笔记本电脑前,手不停地在键盘上敲打。手边放着鸣狐替他冲的咖啡。

     鸣狐喜欢安静,又不擅长与人交流。所以他的咖啡店开在一个略微有些偏僻的地方。每天的客人也都不多。鸣狐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坐在吧台后面看书。

     那是几个月前的事了,那天的下午,鸣狐一如既往的坐在吧台后看书。直到挂在店门的铃铛发出一阵清脆短促的响声。有客人了。鸣狐放下手中的书,站了起来。客人有着银白色的长发,穿着非常普通的白衬衫和黑西裤。走路的时候,挂在腰侧的两个小铃铛回发出叮叮当当的声响。客人直接走到了店旁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鸣狐自然也会走过去询问他需要什么。

      「请问要点什么?」

      「浓缩咖啡。」

     然后,这样的对话持续了几个月。除此之外,两人便再无其他的对话。

     直到有一天,客人离开后,鸣狐走到他的座位上进行打扫。然而,座位上铜色的小铃铛静静地躺着。鸣狐拿起铃铛,跑向门外。但是寂静的街道已经空无一人。鸣狐垂下拿着铃铛的手看着漆黑的街道,怔怔的立在门口。不知道过了多久鸣狐才回过神。他旋身回了店里,打理完了一切,就离开了。

     第二天,客人比平时来的晚些,他看上去有着疲惫。他坐在了和平时一样的座位。鸣狐也和以往一样。走上前。

        「点些什么?」

        「一杯浓缩咖啡。」

    鸣狐在客人点完单后也没有急着离去。他把攥着铃铛的手伸到客人面前。

         「这个是你的吗?」

    鸣狐小心翼翼地询问。偷偷地观察了一下客人的表情。客人愣了一下,接过了铃铛端详了片刻用略显激动的声音回答了鸣狐。

          「是的,谢谢。」

   鸣狐犹豫了一下,还是小声地问了

           「铃铛为什么这么重要?」

    客人把铃铛收回了上衣的口袋。

             「那是母亲的遗物。」

              「那真是太好了。」

     鸣狐不禁弯起了嘴角。即便半张脸都隐藏在口罩后面,弯起的眼,还是透露了鸣狐的笑意。客人有一瞬间的失神。

                「你的名字,可以告诉我吗?」

     客人同样划开了友好的笑容,询问鸣狐。

                 「粟田口鸣狐。」

     鸣狐回答的同时习惯性的做出了狐之窗的手势。

                 「三条小狐丸,我的名字。」

    就这样知道了对方的姓名,不知道为什么,鸣狐为此高兴了好一阵。但是,两个人的关系也就没有更多进展了。小狐丸每天来到店里时除了会向鸣狐打招呼以外,和以前没有任何区别。鸣狐即便已经知道对方要点什么却还是会在小狐丸坐下之后询问需要什么。并不是出于什么别的原因。只是想要多说几句话,多听听他的声音而已。只是因为这种莫名其妙的原因和满足自己奇怪的心理罢了。没有别的什么了,是的,一定不会有别的什么了。可是为什么每当自己有这种想法时,内心却涌出一种悲伤和不甘。于是鸣狐也就尽力不再去想了。

    小狐丸站了起来。要走了呢。两人互相道了再见,小狐丸就在伴随着门口铃铛清脆的响声后离开了。鸣狐在又坐了一会才站了起来。走到小狐丸的桌边和一样一样进行打扫。咖啡杯中,褐色的液体映出室内白色的灯光。

                『没有喝完啊。』

    鸣狐拉下了口罩,端起咖啡杯,轻敏了一口咖啡。苦涩的味道在味蕾上蔓延开来。

    突然的,门口的铃铛再次急促地响起。鸣狐被小小地吓了一跳。

                  「抱歉,我把东西忘在这了……」

    鸣狐这才注意到,躺那长椅上的用回形针定起的几张纸。而小狐丸也明显因为撞见了鸣狐的动作而停顿了下来。鸣狐有些惊慌地低下头。他涨红了脸辩解道:

                  「我只是试试味道……」

    身边传来了小狐丸的轻笑。然后腰被一只手扣住。低垂的头也被强行却温和的抬了起来。突然放大的面容和与嘴唇重叠的温度让鸣狐忘记了思考。

                    「味道的话,这里也是一样的。」

END.

评论(6)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