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莲君

夜伢太太,七曜太太小迷妹。两位太太能永远在一起我一辈子单身都可以啊!!!!!
落哥的小粉丝,励志成为太太那样的画手。
业余写手

引路人【现代 灵异】

*慢热注意*

  鸣狐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装站在礼堂的前方。哀乐充斥着整个礼堂,主持的人用过于夸张的悲伤语调念诵手里还的哀悼词。鸣狐的面前,“父亲”严肃的脸难掩心中的悲伤。“母亲”用手帕按着眼角扶去泪水。还有拉着“母亲”衣角不停哭泣的“弟弟”五虎退。

  礼堂里站满了人,或熟悉,或陌生。学校的老师和同学。几乎没有见过面的亲戚。所有人都带着同样沉痛的表情,就像事先说好的一样。

  是的,这是一场葬礼。鸣狐转过身,透明的棺材里15、6岁的少年安静的沉睡着。精致的五官和银色的短发,以及一双再也不会睁开的金色双瞳。这是他自己的葬礼。心情意外的平静,好像这一切都和自己无关。

   「向死者献花!」

  主持人高声宣布,人群中细碎的哭声变得强烈起来。

  『啊啊,真是的,哭的这么厉害干什么。我没有和你们说过几句话吧。更何况,我还在这里啊。』

  站在最前面的“父亲”率先迈出了步伐,鸣狐下意识的像是想要阻止他一般伸手想要拉住他。但是,手却穿过了衣袖。鸣狐愣愣的看着空荡荡的双手。

   『我真的死了啊。』

  意识到这一点的鸣狐失望的放下双手,看着自己的面容被白色的玫瑰掩埋。

   「是时候走了哦。粟田口鸣狐」

  突兀响起的女声让鸣狐吓了一跳,回过头,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站着一个一袭白衣的女孩。黑色长发和衣角无风自舞。

  眼睛对上她黑色的双眸,女孩露出了一个意味不明的笑容。

   「你是谁……」

  女孩看着礼堂里来往的人,微笑着。

   「我啊,我是引路人莲。粟田口鸣狐,我问你,你想要活下去吗?想要成为引路人吗?」

  女孩终于回过了头,神秘的笑容浮现在她的脸上。


  睁开双眼看见的是陌生的天花板。然而却意外的有一种安心感。不知道愣愣的盯了天花板多久,思绪被一个温和的声音打断。

   「你醒了啊。」

  用手臂支起自己的身体,站在床边的,是一位穿着整齐黑色军装的蓝发年轻男子。他脸上挂着和声音一样温和的笑容。他是谁?这里是哪里?疑问一个一个从脑子里冒出来。但是脑子却像是许久没有睡过一样钝痛不已。不得已,鸣狐放弃了思考。

   「我是一期一振,你的名字是什么?」

  鸣狐张开嘴,下意识的,一个名字就像是要脱口而出一般,却在舌尖卡住。脑中一闪而过的字眼,是什么?我的姓氏是什么?想不起来,心里涌出莫名的烦躁。

   「鸣狐。」

  鸣狐不擅长交流,也不想向他解释自己忘记了姓氏。就算被说名字奇怪,默不作声就好了。更何况,对方的名字也并不正常。一期一振也只是笑笑。

   「鸣狐,你好。主上大人让我转告您晚饭后希望和您谈谈。晚饭的时间是18:30,现在还早,您可以睡会,睡过了也没关系,我会来叫你的。」

   「嗯。」

  鸣狐简短的应了一声。接着,一期一振就离开了房间。听到门被关上的声音后,鸣狐稍稍松了一口气。鸣狐再次倒回床上。合上眼,开始回忆之前的事。

  他记得他死了。然后有一个女孩问他是否想活下去。之后的,就什么也不记得了。而且,之前的记忆也模糊不清了。不单单是关于葬礼的记忆。再之前的,他还活着时候的记忆,也都模糊不清了。

  就这样,在迷迷糊糊的追寻记忆的时候,不知不觉又睡着了。

TBC.

后记:

这里雾莲君。又开了新坑,依旧慢热,更新不定。有灵感的话会继续写(。ò ∀ ó。)【你】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