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莲君

夜伢太太,七曜太太小迷妹。两位太太能永远在一起我一辈子单身都可以啊!!!!!
落哥的小粉丝,励志成为太太那样的画手。
业余写手

记忆崩塌(上)BE大概

  这一切的发生都毫无征兆。最开始是在一次出征的途中。刚刚确认完敌人的方位。那种感觉很难形容。硬要说的话,就像是贫血的人躺下或者坐着时突然站起来时的感觉。眼前一片漆黑,步伐不稳,像是随时都会倒下去的样子。等反应过来的时候,敌人的刀都已经到了眼前。凭借自己也算是过人的机动勉强躲开了攻击。手臂还是被划伤了。

  眼前的刀剑突然从后面被一把太刀贯穿。

   「鸣狐,怎么了?没问题吗?」

  是小狐丸,鸣狐不知道该如何解释自己的状况。因为他现在感觉一点问题也没有。小狐狸也疑惑的望向鸣狐。

   「抱歉,走神了。」

  小狐丸把刀收回刀鞘。

   「怎么了吗?感觉不舒服?要不要提前回去?」

   「不用了。抱歉……」

  意识到记忆也许在消失这件事的时候是某个午后,没有被安排出阵的鸣狐留在本丸做内番。午后正好是休息的时间。除了短刀会去小睡一会以外,其他刀都是在房间里喝茶聊天。

  不知道是谁挑起的话题。大家开始讨论起自己的锻造者。鸣狐基本上不会参加大家的聊天。都只是安静听着。但也会自己在脑子里回想。

  然后,鸣狐发现自己不记得自己的锻造者了。锻造者是相当于刀剑们父亲一般的存在。就算不会完全记得,多少还是会有个映像。但是鸣狐却什么也不记得,一点点映像也没有留下。鸣狐在追溯自己记忆的过程中发现,自己的记忆仿佛是在某个时间点被切断了一样。

  当意识到这些的时候,从心里最先涌出的事恐惧。自己的身体,是不是发生了什么奇怪的变化。

   「鸣狐!鸣狐!」

   「!」

  如梦初醒一般的被吓得震了一下。转过头,叫自己的人正是小狐丸。

   「小狐丸殿下,有什么事吗?」

  小狐丸用奇怪的眼神看着鸣狐,

   「你在说什么呢,休息时间结束了。」

  被小狐丸这么一说,鸣狐才发现,房间里的刀剑们不知什么时候都已经离开了。

  「抱歉……」

  鸣狐放下茶杯站了起来。小狐丸疑惑的盯着鸣狐看了一会,还是转身离开了。

  是夜,清澈如水的月光透过推门上的纱映照的房内。小狐狸已经睡着了。蜷缩着身子均匀的呼吸着。鸣狐再次翻了个身,轻轻叹了口气。内心的担忧和恐惧让鸣狐无法入眠。所有的记忆都消失了的话,自己会变成什么样呢。

  就这样辗转反侧了一个夜晚,直到天边泛起了白色,鸣狐才迷迷糊糊的睡着。

   「鸣狐!起来了!鸣狐!」

鸣狐发出了一个意味不明的音节表示自己听见了。伸出手揉了揉小狐狸的脑袋,让它不要再喊了。

  洗漱完毕,换好衣服后,鸣狐坐在镜子前往眼睛下方涂抹红色的油彩。为了遮盖自己的黑眼圈,鸣狐特意比平时多涂了一些。

  去到餐厅的时候其他的刀都差不多到齐了。好在大家都吵吵闹闹的没有人注意到鸣狐。鸣狐在小狐丸的对面坐了下来。

   「你比平时来的晚了一些了啊。」

  鸣狐没有回答。小狐丸也不在意。

  过了没多久,小狐丸就吃完了早餐。

   「我吃完了,我去为今天的出阵做准备了。」

  说完正欲转身,却又像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回过了头,看向鸣狐。

   「鸣狐,注意休息哦。」

  说罢还用手指了指自己的眼睛下方。

  鸣狐也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眼睛下方

   『很明显吗?』

  今天的出阵很快就结束了。大家骑着马,慢悠悠的往本丸的方向去了。因为来的时候不论如何都要提高警惕,提防敌人的突袭,所以并不会感到困倦,最多就是有点头痛罢了。但是会去的路就不一样了,虽不是说不排除敌人会偷袭的可能。起初鸣狐也努力的打起精神,但是走了没多久,昨夜的没有休息好,又加上和敌人战斗时的紧张。倦意像是潮水一般的涌出。鸣狐已经几次快要倒下了,头一点一点的。

   「小心!」

  眼看鸣狐就要从马上摔下来了,小狐丸眼疾手快的用手拖住了鸣狐的肩。鸣狐也被吓醒了。

   「抱歉。」

   「呀呀,鸣狐你没事吧?」

  小狐狸也担心的询问鸣狐。

   「鸣狐,要不要和我骑一匹马?顺便可以睡会。我会帮你牵着你的马的。」

   「诶,真的可以吗,小狐丸殿下。」

  鸣狐本想拒绝,但是看小狐狸的样子是不打算拒绝了。

  于是鸣狐快速的翻下马,又迅速翻上了小狐丸的马。并把自己的马的缰绳交给了小狐丸。起初靠着小狐丸的身体还有一些僵硬。但是很快倦意又侵蚀了意识。不知不觉靠着小狐丸睡着了。

  鸣狐做了一个梦。鸣狐站在纯黑空间里的一条白色的道路上。鸣狐向着道路的前方望去,道路笔直的延伸着,看不真切尽头。鸣狐就这样愣愣的站在原地,一时间不知道该干什么。鸣狐回过头,去看路的后方。就这样,盯着看着。突然,视野内,自己身后白色的道路开始崩塌。本能的感受到危险,鸣狐沿着白色的道路开始奔跑。鸣狐不知道自己跑出了多远,纯黑的背景让他觉得自己并没有在移动。很快,自己脚下的路崩塌了,鸣狐即将随之坠入黑色的空虚。有谁,有谁在那里。不知道为什么看不清那个人的脸,那个人向自己伸出了手。梦里的鸣狐知道,如果落去黑色的虚无,自己一定会死去。

   『不要,不想死。』

  鸣狐伸出手,拼尽全力想抓住那个人的手。

 

   「鸣狐,你醒了啊。快到本丸了。」

  梦境突然断开了。鸣狐下意识的看了看自己的手。

  然而,此刻谁也没有意识到,这噩梦的开端。

TBC.

开坑狂魔_(:з」∠)_,是我。(我的锅)

BE狗的本质暴露了。

渣文笔感谢阅读。

评论(6)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