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莲君

夜伢太太,七曜太太小迷妹。两位太太能永远在一起我一辈子单身都可以啊!!!!!
落哥的小粉丝,励志成为太太那样的画手。
业余写手

记忆崩塌【中 BE大概】

  晨曦从门缝间溢进房内,鸣狐睁开双眼,盯着熟悉的天花板。记忆到来到本丸之前的,已经完全消失了。然而鸣狐还没有找到解决的办法。那个梦,一次一次的出现,又在同一个节点结束。鸣狐甚至已经对睡眠这件事感到疲惫了。

  小狐狸还在睡,鸣狐轻手轻脚的起身。整理床铺,换衣服,洗漱……一直到一切都准备完毕的时候小狐狸才醒来。

   「呀呀,鸣狐起的怎么这么早。」

  鸣狐没有回答小狐狸。小狐狸也沉默了片刻。小狐狸一直跟随鸣狐,鸣狐的变化小狐狸自然比谁都清楚。虽然他多次询问鸣狐,但鸣狐都不愿意和他说,这还是第一次遇到。

   「呀呀,鸣狐,遇到什么事的话还是告诉大家吧。」

   「…我会的。」

 

  不久前审神者在大阪发现了一个地下城。里面情况不明,审神者也不敢冒然派刀下去。所以今天准备编一只队伍下去看看情况。鸣狐也在其中。

  到了地下城,因为地下没有灯火一片漆黑。鸣狐等人准备在六个人中随便让三个人拿火把。鸣狐把火把递给了离自己最近的两个人,莺丸和一期一振。一期一振看到递到面前的火把,愣了一下,犹豫了一下,还是伸手准备接过火把。站在一期后面的鹤丸突然伸手代替一期接过了火把。

   「鸣狐,你真是吓到我了,一期有点怕火你不知道吗。」

   「啊,抱歉。。」

  不知所措的僵立在原地。鹤丸明显带着责备的语气让鸣狐不知所措。

   「鹤丸,鸣狐只是忘记了,不用这样吧。」

  小狐丸挡在鸣狐身前。笑着向鹤丸说。

  鹤丸大概是觉得自己有些过分,挠了挠脖子。

   「抱歉。」

  鸣狐只是摇了摇头,没有再回答。


  任务只是探索,所以很快就结束了。鸣狐也以自己太累了为由推掉晚饭直接回房间休息。

  午夜,小狐狸已经睡着了。然而鸣狐任然毫无睡意。再这样子躺下去,也没有什么用。脑子里充斥着今天发生的事。一期的眼神和鹤丸责备时的模样都让鸣狐愈加愧疚。

   『还是出去走走吧。』

  抱着侥幸的心理,希望能够借此分散自己的注意力。


  夜里的花园有着与天明时完全不同的感觉。萤火虫在树荫间翩翩飞舞的样子。不觉让鸣狐有些出神。

  「鸣狐?」

  小狐丸略微压低声音。

  鸣狐被小狐丸吓了一跳。小狐丸却只是笑笑。极为自然的坐在了鸣狐的身边。鸣狐也因为回想起今天小狐丸替自己解围的样子而没有过多在意。更何况,那是小狐丸啊。

  也许是不想打破夜里美好的沉寂,小狐丸虽然是显然想询问什么的模样,却又犹豫着没有开口。而鸣狐也没有去打破那份平静的打算。

   「鸣狐,你是不是……有甚而有什么事瞒着大家。」

  犹豫再三,小狐丸还是问了出来。

  「……」

  鸣狐一时不知如何回答。

  当自己发现记忆在消失这件事的时候,鸣狐谁也没有告诉。鸣狐也没有告诉任何人的打算。不想让大家担心。不想让大家苦恼。但是,就算是这样,就算这样,鸣狐也没有去死的打算。

  梦境再次出现在了眼前。事到如今,鸣狐也早就意识到了。梦,不仅仅是梦。在自己即将坠入虚无的时候,那个向自己伸出双手的人,也许就是此时在眼前的人也说不定。

  是因为是夜晚也好,还是多日的压力让他急需宣泄也好。

   「小狐丸殿下…我,我的记忆,正在消失。」

  鸣狐闭上了眼,终于说出了实话。

  小狐丸的脸上浮现出惊讶的神情。小狐丸闭了闭眼,让自己冷静一些。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不知道。」

  鸣狐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低垂着头。

   「你还记得多少。」

   「来本丸之前的事已经全部不记得了。」

  小狐丸不禁握紧双拳。

   「为什么不告诉大家。」

  鸣狐抬起头,毫无畏惧的直视着小狐丸的兽眼。

   「告诉大家就有办法了吗。」

  像是闹别扭一样的回答。但是在小狐丸看来,这更像是鸣狐绝望的回答。

   「抱歉…」

  记忆消失这种事,一定很可怕吧。对未知的恐惧是谁都有的。一个人承担着这样的恐惧,在深夜无法入眠。你是如此坚强。

  想要安慰他的念头自然而然的出现,小狐丸拥住鸣狐相较瘦弱的身躯。

   「没关系的,记忆消失的话,就再去创造吧。」

   「啊。」

  从未有过的安心,让鸣狐闭上双眼。


  第二天的早上,初升太阳的光辉让鸣狐从睡梦中醒来。入眼的不是熟悉的天花板,昨夜的记忆也随之而来。

   「创造。」

  鸣狐低声呢喃着这个充满奇迹和希望的词汇。不觉弯起了嘴角。

   「早上好。」

   「早上好,小狐丸殿下。」

TBC.

被逼着来填坑了_(:з」∠)_(感谢虾子视奸_(:з」∠)_)自己挖的坑哭着也要填。

然而没有完_(:з」∠)_(你)

写得比较急,欢迎挑刺。


评论(4)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