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莲君

夜伢太太,七曜太太小迷妹。两位太太能永远在一起我一辈子单身都可以啊!!!!!
落哥的小粉丝,励志成为太太那样的画手。
业余写手

记忆崩塌(下)BE

  之后小狐丸把这件事告诉了审神者。审神者立刻把两个人从一队中换了下去。但是审神者也对这个情况无从下手。小狐丸为了能够给鸣狐创造记忆,每天都和鸣狐在一起。然而鸣狐内心的担忧却一直没有消失。

  入眼的依然是熟悉的天花板。比往常暗了许多的日光透过推门映在房内。鸣狐习惯性的回忆着自己还剩下的记忆。来到本丸后的记忆也在不断的减少。

   『真的可以创造吗。』

  把疑问驱逐出脑海。除了相信小狐丸,鸣狐已经没有任何方法了。

  鸣狐坐了起来,走到推门边。推开门,略微湿冷的空气涌入屋内。不太明朗的天空兆示着雨天的到来。总觉得不安。

  雨终究还是落了下来。今天,小狐丸为何以往一样,陪在鸣狐身边。厌倦了呆在屋内的鸣狐坐在走廊边看着雨。

   「小狐丸,我会消失吗?」

  小狐丸微愣的看着鸣狐,鸣狐却看着雨。

   「不会的。不会的。」

   「嗯……」

   「鸣狐。」

   「嗯。」

   「不要忘记我。」

  金色的瞳孔紧缩。不可置信的抬起头。小狐丸却看着雨。

  啊啊,我们有一样的不安呐。但是……

   「啊……」

  我无法作出回应。

  同一个梦。梦境一天比一天清晰。已经能够辨认了,在那里的人是小狐丸。那个向自己伸出手的人。多少次,突然结束的梦境,今天却延续了下去。比哪一天都清晰,都真实。向着鸣狐伸出手的小狐丸脸上带着的是和鸣狐一样的不安和担忧。

  手即将交汇。指腹擦过对方的手指。最后错开。他的面容越来越遥远。身体坠入了黑暗的虚无。

  有什么重要的东西消失了吗?

  猛地睁开双眼,记忆,在崩塌。以能够感觉到的速度在消失。

   『小狐丸。』

  这是脑海中仅剩下的字眼了。什么都无法顾忌,从房间里跑了出去。耳边只剩下风和雨的声音。现在是什么时候,已经完全不知道了。也没有时间去知道了。

  「小狐丸!」

  跑到小狐丸的房间门口,来不及思索直接拉开了房门。

  刚刚换好衣服的小狐丸看到还穿着睡衣的鸣狐气喘吁吁的站在门口。他在哭。

  「鸣狐!」

  脑子已经一片混乱,眼泪不受控制的涌出。双腿再无法支撑自己一样跪倒在了地上。小狐丸的脸上满是惊慌和担忧,和梦里的一样。小狐丸单膝跪下按住鸣狐的双肩。

  记忆不停的在消失。

   『不要,不要消失。』

  鸣狐捂住头,拼命的希望能够阻止记忆的消失。直到后来,脑海中仅仅不停的在重复着同一个名字。

  小狐丸,小狐丸,小狐丸,小狐丸……

  「不要忘记我。」

  有什么东西碎掉了吗?

  是谁来着?小狐丸,是谁?

  不,那个名字是什么?

  看着鸣狐痛苦的挣扎着,却什么也做不到。除了紧紧拥抱着他,什么也做不到。

  突然,鸣狐的动作停了下来。

   「鸣狐?」

  小狐丸松开抱着他的双手,看向他的双眼。但在触及他双眼里的迷茫时,小狐丸整个人都愣住了。

   「对不起,你是谁?」

  话语如同针一样扎在小狐丸的心脏上。鸣狐的脸上是茫然的表情,带着陌生疏远和未来得及擦干的泪水。

  无意识的伸出手拂去他眼角的泪水。

  手在触碰到的瞬间有什么被点燃的感觉。但是什么也不记得。

   「不要哭。」

  鸣狐伸出手用同样的方式拂去小狐丸眼角的泪水。

   「抱歉啊,我觉得我好像忘掉了什么很重要的事。」

  鸣狐捧住小狐丸的脸,缓缓的靠近。在双唇即将触碰到的时候,鸣狐突然像是断了线的木偶一样倒在了小狐丸的怀中。

   「鸣狐…」

小狐丸收紧双手把鸣狐锁在怀中。

   是夜,今天听主上大人说晚上会有流星,本丸里的刀都相当兴奋。短刀在院子里到处乱跑。一期一振担忧的跟在他们身后。

   小狐丸端着酒杯坐在一边看着其他刀们嬉闹。

   「小狐丸。」

   「主上大人,有什么事?」

  审神者笑了

   「小狐丸,听说流星可以实现愿望…」

   「看,是流星!」

  不知道是谁打断了审神者的话语。满天的流星划过天空。

   如果他也能看见…

  小狐丸微微摇了摇头,把这个想法赶出脑海。低声呢喃着

   「愿望啊…」

  如果能够有来生,也一定要在一起。

  即使已经无法在相见了。

END.

不解释任何形式的谈人生【逃】

评论(8)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