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莲君

夜伢太太,七曜太太小迷妹。两位太太能永远在一起我一辈子单身都可以啊!!!!!
落哥的小粉丝,励志成为太太那样的画手。
业余写手

感情的错误表达01【雪大×雪二】

雪大×雪二
后妈表示,会努力HE的ヽ(  ̄д ̄;)ノ(虽然大纲写着写着就BE的节奏了)(不)
这几天炸出来多少大二党
马上就小高考了,我也是会玩的。
关于年龄设定
雪大20 雪二17 雪三14
———————————————
  就像是日常一样,福勒斯特的办公室传来了争吵的声音,然后又和以往一样,古雷西亚摔门而去。
  『叛逆期吗?』
  福勒斯特在心里吐槽着,叹了口气。
  「哥?」
  回过头,修尼站在门口,看着古雷西亚离开的方向。
  「随他去。」
  福勒斯特倒不是有多生气,毕竟这样的争执几乎每天都会发生。每次争吵的结果却又都是一样的,古雷西亚会像刚才那样,摔门而去,然后过个十几个小时,他又会像是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回到城堡。福勒斯特想他也许是需要冷静一会,同样的,他也需要冷静一会。
  修尼在原地犹豫了一会,最后还是回到了他的房间。
  为什么变成这样了呢?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只要古雷西亚在城堡里遇见福勒斯特,只要两个人说了两句话,古雷西亚就会说一些极为刻薄的话。然后他也同样回以刻薄的回答,然后就是一场争执。像孩子一样毫无意义的争执。
  福勒斯特坐回办公桌前的椅子,这种时候他总会想起以前的事情。那个时候修尼才出生不久。那个时候他和古雷西亚的关系非常好,两个人总是在庭院里一起玩耍,两个人从小就展现出了过人的魔法天赋。所有人都会称赞他们两个。那个时候的事大多都记不清了。但是有那样的一副画面就像是映刻在了脑海中一般,难以忘怀。白色的庭院里,飘着微雪,年幼的古雷西亚一袭白衣站在雪中,在看见自己时露出了欣喜笑容的画面。那个时候的古雷西亚的眼中总是充满了对自己的崇拜。也只有在那个时候,福勒斯特才会觉得自己真的像个哥哥。等两人再大点,福勒斯特已经到了开始学习魔法的时候,他每天都有大半的时间得花在学习魔法上。那个时候,短暂的休息时间里,古雷西亚总会带着才会走路不久的修尼来找他。看他展示他所学到的魔法。直到那个时候一切都还是很美好的。直到古雷西亚也到了开始学习魔法的年龄,他非常的努力,但是他自己也意识到了,即使他有着过人的天赋,这些天赋在他的哥哥面前不值一提。起初他还会努力着试图追上哥哥,但是渐渐的他意识到了他不如他的哥哥这个残酷的事实。古雷西亚开始变得沉默。这大概是所有次子都有的悲剧。不像长子那样优秀,也不像末子那样招人疼爱。古雷西亚不再像以前那样崇拜着福勒斯特,甚至是躲着他。
  直到战争在这个国家爆发。邻国挑起了战火,福勒斯特和古雷西亚都被派上了战场,古雷西亚年龄还没有到能够独自带领军队的年龄,他只是被要求更随着他的父亲,去见识一下所谓的战争。战争开始后,福勒斯特独自率领着一支军队冲锋陷阵。仅凭他一人就独自取下了,敌人国王的首级。在那期间他已经和父亲他们分开了。他等了很久也没能等到他们的消息,直到一位跟随他父亲的大臣满身是血的来到他的面前。他告诉福勒斯特,他们遭到了敌人的偷袭,除了古雷西亚,所有人都死了。福勒斯特立刻把善后的事情交给了一位可靠的大臣,他独自骑马向着古雷西亚所在的方向奔去。那里的景象惨不忍睹,士兵的鲜血染红了原本纯净的雪地。他的战马,长啸了一声,拒绝再往前踏出一步。福勒斯特之后下马去寻找古雷西亚。福勒斯特踏过士兵的尸体,向着中心走去。他远远的就看见了古雷西亚,古雷西亚满身是血的跪坐在雪地中,倒在他面前的正是他们的父亲。
  走近以后,福勒斯特看见,古雷西亚血红色的双眼毫无焦距的垂着。就像是死了一样。
  「古雷西亚。」
像是为了驱散心中的不安,他试着喊了他一声。古雷西亚朝他瞥了一眼
  「……哥……」
  他从干涩的喉间挤出了这个模糊的轻唤。福勒斯特单膝跪下想去查看他的情况。然后他看见,晶莹的液体从他失神的双眼中滚落。他合上眼向前倾去。
  「古雷西亚!!」
  福勒斯特赶紧扶住他,在确认了他的呼吸后才松了口气。那时候的福勒斯特任然不知道,他的慌张和愤怒,都是源于怎样的感情。当然直到现在,他也还没有意识到。
  战争结束后,古雷西亚虽然活了下来,却也是重伤。他一直昏迷不醒。那位侥幸活了下来的大臣对福勒斯特说,他活下来也许是侥幸,但是古雷西亚殿下活下来,绝不是侥幸。正是国王保护了他。
 

评论(10)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