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莲君

夜伢太太,七曜太太小迷妹。两位太太能永远在一起我一辈子单身都可以啊!!!!!
落哥的小粉丝,励志成为太太那样的画手。
业余写手

黑暗深处【双花】

  吸血鬼大孙x血猎乐乐

  「把我带去黑暗吧。」
  黑洞洞的枪口直指孙哲平。
  孙哲平看着晨曦将眼前的人镀上淡金色,而他只能躲在黑暗的角落。
  「你不属于黑暗。」
  张佳乐抿紧了嘴唇,举着枪的手却突然垂下,他旋过身,风衣下摆随之舞动。孙哲平知道,他要走了。
  「你回去吧,太阳要升起来了。」

  「有证据证明你和吸血鬼有勾结,你有什么要解释的?」
  张佳乐看着他脸上幸灾乐祸的笑容,只是握紧了拳头,他知道这一天会来的。
  「没有。」

  「那个吸血鬼在哪里,快说!」
  带倒刺的长鞭没有规律的落在身上,划出一条一条纵横交错的伤口,连续的审问让他连痛呼都无法发出,只有身体的颤抖还表示着他心脏的跳动。
  就这样停止跳动不好吗。张佳乐咬紧下唇,闭上眼睛的时候,脑海里全是那个人。真他妈的疼。
  「不知道。」
  张佳乐抬起头,略带挑衅的看着眼前的人。

  「你召唤了我。有什么事呢?」
  带着微笑的的巫师环顾了监狱。
  「你们血猎还是一如既往的恶趣味呢。」
  张佳乐靠着墙,疲惫和召唤消耗的精力让他头晕目眩。
  「把我的灵魂带走,带到他那里去…………」
  「可以,但是你要付出代价,我不会免费替你干活的。」
  「我几乎一无所有了,你要什么?」
  「你的眼睛,怎么样?」

  肖时钦抱臂靠在一边的墙上。
  「所以你让我做了这个人偶?」
  喻文州绕着这个端坐在高凳上的人偶走了一圈,人偶的手叠交的腿上,头却无力的歪向一旁。
  人偶有着和张佳乐无二的脸庞,发色比张佳乐淡上许多,长长的梳在脑后。
  「这是孙哲平的恋人?他可藏的真好。」
  「算是吧。毕竟他是血猎。」
  「他知道吗?」
  肖时钦指了指人偶。
  「不。」
  「你不打算告诉他?」
  喻文州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我不能告诉他。」
  肖时钦耸了耸肩
  「好吧,又是该死的巫师条例。」

  「最后帮我一个小小的忙吧,把这个给他。」

  「好久不见,打扰了你的长眠。」
  喻文州向他行了一个礼,站在他身后的黄少天手上捧着一个长方形的木盒子。
  「既然知道那就快说你来干什么了。」
  被打扰了长眠让孙哲平有些不悦。
  「有个委托罢了。」
  喻文州从黄少天手里接过盒子,交给一旁的血仆。
  血仆恭恭敬敬的把盒子递到孙哲平面前,打开。
  盒子里只是一把镀银的枪,孙哲平很熟悉这把该死的枪,它能让他灰飞烟灭。张佳乐曾用它指着他。
  孙哲平眼睛变成了暗沉的红色,他瞪着喻文州。
  「你是什么意思?」
  喻文州扭头冲已经把手搭上剑柄的黄少天笑了一下。
  「我说了,这是委托。当然我没办法告诉你全部,不过,如你所见,他恐怕已经被教廷处死了吧。」
  「不可能,没有人知道他曾在我这里。」
  喻文州领着黄少天转身正欲离开,喻文州闻言回过头,表情严肃甚至是带了些许狠戾。黑色的双瞳宛若无尽的深渊。
  「所以,到底是谁走漏了风声呢。」

  孙哲平闯进了血猎的监狱,在那里的看守大多数都是低级血猎,无法与他匹敌。
  当他打开监狱的门,张佳乐就躺在那里,安静的像是睡着了。也许真的是睡着了。孙哲平小心翼翼的抚上他的脖颈,冰冷,死寂。
  他已经死了,仿佛心脏消失了一般。
  孙哲平把他带回了他的公馆。

  「你们一个两个都这样。」
  肖时钦感叹道。
  孙哲平没有理会他是什么意思,他专心地把张佳乐已经收拾打扮过了的遗体小心翼翼的放进铺满鲜花的水晶棺。
  「这可不是普通的水晶,你花重金打造了它就是为了保存尸体吗。」
  「与你无关。」
  孙哲平把最后一朵红色的蔷薇放在了张佳乐交叠的手中。

  「你第二次拜访这里了,又有什么事。」
  「当然还是委托。」
  喻文州礼貌的冲他一笑。拍了拍身侧一个与人差不多高的用红色绒布罩住了的大箱子。
  喻文州抓住绒布,微微用力一扯,露出了布下的东西。
   那是一个展示柜一般的东西,四条侧棱边镶嵌着漂亮的金色雕饰。四面都是玻璃。
  在那里面,是一个精致漂亮的人偶。一个有着孙哲平熟悉的面容的人偶。
  喻文州打开柜门,柜门上的封印也就随之解除。人偶缓缓睁开双眼,越过喻文州看见了孙哲平,也许是错觉吧,他感到胸口有什么在跳动。

END.
谢谢阅读
大概就是这样。应该能看懂吧,一个意味不明的小故事。有时间【不存在的】的话应该会写成长篇。

肖时钦:不是很懂你们土豪。一个两个还都这么横。
喻文州:我什么都知道但我就是什么都不说。

评论(3)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