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莲君

夜伢太太,七曜太太小迷妹。两位太太能永远在一起我一辈子单身都可以啊!!!!!
落哥的小粉丝,励志成为太太那样的画手。
业余写手

黑暗深处【01/架空】

吸血鬼平x血统不明血猎乐

  空气里弥漫着香甜的气息,至少对孙哲平来说是香甜的,血的味道。吸血鬼不需要频繁的进食,但是无论什么时候对鲜血的渴望都是出于本能的。
  在自家公馆附近有血的气味很容易召引来低级的吸血鬼,那些吸血鬼不会控制自己的欲望。而且,吸血鬼是死物,他们不在结界的防护范围。
  人类理论上是无法进入结界的。可能他已经死了。

  孙哲平循着血的气味找到了那个人类。看上去是从山上摔下来了,风衣被树枝勾破还染上了鲜红,似乎还经历了一场恶斗。还有落在他身侧的一把镀银的枪。一个血猎。
  最好不要管他,孙哲平旋身打算离开。然后猛的侧身躲过一发子弹。
  「你看上去精神还不错。」
  孙哲平扭头看向刚才的那个人类,他双手持枪,单膝跪地。孙哲平稍稍打量了一下眼前的人,面容俊秀,以孙哲平见过的人类来说,他一定是最好看的一个了,偏长的头发有些散开,想来本来应该是梳在脑后的。
  「怎么,后悔刚才没有补一刀了?」
  孙哲平哼笑了一声,吸血鬼的体能比人类要好上几十倍。孙哲平身形虚晃了一下,猛然冲向他。
  张佳乐心里一惊,向着孙哲平连开数枪,但无一例外都被躲开了,这个吸血鬼和普通的吸血鬼不同。
  回过神的时候孙哲平已经从身后按住他的脖颈的动脉。
  「你不是我的对手。」
  吸血鬼长而尖锐的指甲抵在动脉,张佳乐心里一沉,怕是要交代在这里。张佳乐一咬牙,竟然是不顾抵着动脉的指甲,强行往前拉开距离,脆弱的脖颈自然是被指甲划出了一条不浅的口子,张佳乐一手捂住伤口,又立刻旋身向孙哲平连续射击。
  这一下来的突然,纵然是孙哲平反应再快,手臂还是被银弹擦伤,银弹擦过的地方立刻显出了黑色的焦痕。
  张佳乐又扣了几下扳机,但是子弹已经打空了。
  「操!」
  张佳乐咒骂了一句。孙哲平挑了挑眉,又打量了眼前的人一番。
  「你不要命了?动脉都割破了吧。」
  张佳乐已经有些意识模糊了,眼睛甚至无法聚焦。
  「反正,都是要死。干死你我死了也能去地狱吹一年。」
  「你这么想死?」
  「扯淡,活的好好的谁会想死啊。」
  张佳乐捂着伤口,血已经染红了他半边衣领。
  「我不想死啊……」
  孙哲平看着他无神的双眼,仿佛是看见了曾经的自己。

  那是五百年前的事了。那时候他还是人类,一个商人家族的独子。家族富裕,生活也一直很幸福。直到,家族惹怒了一个巫师。他诅咒了整个家族
  最开始巫师给她的母亲下了诅咒,让他的母亲跳下了我悬崖,他至今记得,他的母亲站在悬崖边,哭叫着向他求救,他也记得,他没能即及时拉住她,看着她仰面坠下悬崖时绝望的神情。那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反复出现在他的梦里,家族的事业很快因为有人阻挠而落败,父亲不得不带着他离开他们曾经生活的盖茨黑德公馆,那时的父亲好像一夜之间苍老了许多,那个记忆当中总是衣冠楚楚情深抖擞的男人,和眼前这个落魄的穷鬼判若两人。
  马车在离开的路上出了意外,马车在翻倒了,父亲,车夫当时就死了,实际上他也差不多了,就在他以为他也要死了的时候,突然有一个人问他
  「你想活下去吗?」
  他不记得自己回答了什么,只是再醒来时他已经变成了吸血鬼,他一定是回答了想吧,无论以什么形式。
  他回到了自己曾经是家的公馆,在那里独自生活了五百多年。他看着公馆旁的小镇,一点点衰败,人们渐渐搬离,过了很久很久,数不清的漫长的黑夜,终于,只剩下他一个人在黑暗里越走越远。

  张佳乐醒来时看见的是他这辈子都无法想象的华丽的滚着金边的床幔。他摸上脖颈,那里是纱布粗糙的质感。
  环顾四周,无不是精致华美的装饰,但是整个房间却完全陷在了黑暗之中。甚至连烛火都没有。
  张佳乐掀开被子走到落地窗的一旁,他把窗帘拉开一条缝,淡金色的阳光从缝隙中倾泻而入。适应了黑暗的眼睛被强烈的阳光刺痛,张佳乐被刺的闭上了眼睛,他努力的睁开眼睛,缓缓把手伸向那条阳光。他感觉心脏跳的厉害,还有莫名的紧张让他直冒冷汗。他终于是一咬牙把手送进了太阳之下。
  没有想象中的灼烧,有的只是掌心的温暖。张佳乐一下子松了口气。他还是人类。属于光明的人类。
 
  「你在干嘛?」
  孙哲平靠着房门不停的打着哈欠。张佳乐被他吓了一跳。
  「你还没睡觉?」
  「你看不出来我都困死了吗,过来看看你。」
  张佳乐冲他翻了个白眼,又摸了摸脖颈上的纱布。
  「你为什么救我?」
  「我乐意。」
  张佳乐用看傻子的眼神盯着孙哲平上下打量。孙哲平一挑眉,随他打量。
  「现在圣职者的门槛都这么低了?你这样的都能当血猎了?」
  「滚滚滚,你个住在这个深山老林里的吸血鬼知道什么。要不是为了生活谁高兴干这个啊。」
  说完还朝孙哲平比了个中指。
  「所以你不信神?」
  张佳乐特别嘲讽的哼笑了一声。
  「如果真的有神的话,怎么还会有你们存在。」
  孙哲平不可置否的耸了耸肩。
  「我回去睡觉了,你随意。」

  孙哲平确实够随意的。张佳乐把自己被扔在一边的风衣捡起来的时候,银色的枪从风衣里滚落了出来。
  「我靠,心可真大啊。」
  张佳乐忍不住再次感慨孙哲平的心宽。不仅把血猎带回家,还把武器给了血猎。
 
  傍晚时分,孙哲平从沉眠中醒来。他想,那个咋咋呼呼的血猎一定已经走了吧。
  但在在他推开房门的时候,他才看见那个血猎就坐在他房门旁的地上,见他出来了还冲他抬了抬手「哟!」了一声。
  「你还没走?」
  「我乐意!」
  孙哲平不再理会他,绕过他准备离开。
  「喂!你等等。我快饿死了啊,你这就没有吃的吗?」
  「孙哲平。」
  「啊?」
  张佳乐被他的答非所问搞得一头雾水。
  「名字。」
  「哦,我叫张佳乐。不是我没问你这个!有吃的吗?」
  「……你有脑子吗,我又不吃人类的食物。」
  意思就是没有。
  「滚蛋,你才没脑子,那怎么办,你乐哥要饿死了。」
  「这不是去给你找吗。」
  「哦,好吧。」
  张佳乐赶紧追了过去。

  张佳乐对这一带也不熟悉,也不知道周围有没有什么奇怪的生物,张佳乐也不敢乱跑,就老老实实的跟着孙哲平,估计是真饿了,一路上也没孙哲平斗嘴。
  突然一直走在前方的孙哲平停下了脚步。
  「怎么了?」
  张佳乐疑惑。
  「有东西进到结界里了。」
  「什么结界?」
  虽然不知道他在指什么,但是多半不是什么好东西。
  「公馆附近有一个巫师帮我设立的结界,可以让任何生物找不到这里,有东西进去了。」
  「你能知道是什么吗?」
张佳乐掏出枪,上膛。
  「看看就知道了。」
  孙哲平用尖利的牙齿划破右手手掌,流出的鲜血瞬间在他的右手中凝成一柄暗红色的巨剑。他一扬手把巨剑扛在了肩上。

  张佳乐躲在树上,借着繁茂的树枝遮蔽自己。接着月色他勉强能看出那个站立着的摇摇晃晃的身影是人的模样。
  孙哲平让张佳乐躲起来掩护,对人类来说黑暗是致命的。孙哲平拣了一个就近的挥刀就砍了过去,人影被甩倒在地,摇晃着想爬起来,孙哲平直接提刀朝着他的脖子捅了下去。
  枪声在身后响起,孙哲平回头躲过一个被爆头的人形倒下的尸体。
  枪法不错,他想。

  处理完了所有人形,张佳乐从树上纵身跃下。
  「是什么东西?」
  「僵尸,被巫师施了诅咒的尸体。看样子我们要去拜访一下我的一个朋友了。」

  公馆的地下室有一个传送阵。张佳乐从没接触过这些魔法相关的东西,一时间有点兴奋。
  「这个怎么用啊?」
  「站在上面念咒语就好了。别看了过来站着。」
  张佳乐赶紧站在孙哲平身边,魔法阵并不大,两个成年男性不得不背靠着紧贴在一起。孙哲平身上可真冷。张佳乐想。
  咒语是张佳乐听不懂的语言,但是那个语调却让张佳乐感到莫名的熟悉,就好像是刻在灵魂深处的某种本能。
  眼前的白光越来越强烈,刺的张佳乐睁不开眼。

  等白光渐渐淡去了,张佳乐还来不及观察周围的环境,一道蓝色的剑光直指而来。孙哲平侧身一躲。
  「诶诶诶,好久不见啊!你怎么过来了?来找文州?不如先和我pkpkpkpk??文州又不和我pk,我快无聊死了。 」
  孙哲平退后一步把张佳乐推了出去。
  「你给他那点吃的让他和你玩。」
  张佳乐一脸懵逼的看着眼前的人,那人一击不中已经把剑收回剑鞘,棕色的短发,看上去很活泼的一个人。那人看见张佳乐立刻凑了过来盯着他看了一圈。
  「这个人谁啊?人类?长的不错啊!大孙不会是你的血仆吧?还是储备粮??」
  「你滚蛋!」
  张佳乐抬手对那人就是一拳,那人灵活的很,两步后跳拉开了距离。
  「诶呦,还挺凶的。」
  「少天,你别闹了。」
  温润的声音响起。一个穿着暗蓝色绣着黑色花纹长袍的男人从大堂的楼梯上走下。令人惊奇的是他的照明方式,起初张佳乐还以为是蜡烛,但待人走近了一看,竟然是一个漂浮着的火球。
  那人朝着两人点了点头。然后看向孙哲平。
  「你许久不来了,好久不见。这次也是因为盖茨黑德?」
  「嗯。结界被破了。」
  孙哲平点了点头。
  那人眉头一皱,又看了眼张佳乐,张佳乐这才发觉那个人的整个眼白和瞳孔都是黑色,明明都是黑色的,却让张佳乐明确的感受到了他的视线,宛若深渊。
  那个人突然转过身作势要上楼,孙哲平也跟着上楼了。
  「少天,带他去吃点东西吧。」
  「哦!跟我来吧。」
  那人仰头应了一声,又对张佳乐说道。
 
  「你叫什么名字啊?」
  「张佳乐。 」
  食物比较简单,只有涂了黄油的面包和浓汤。不过都饿了一天了,张佳乐也不会计较。
  「哦,我是黄少天。」
  张佳乐上下打量了黄少天一番。黄少天穿着简单的布衣和轻便的皮甲。看上去只有二十不到的样子。
  「对了,这里是哪里?」
  「塔。」
  没有听说过但是张佳乐也不打算追问。转而问道,
  「你是人类?」
  「对啊!不像吗?」
  「你几岁了?」
  黄少天皱着眉头思考了很久。
  「大概,五百岁左右吧。」
  「咳!」
  张佳乐被他的回答吓得呛了一下。
  「你不是人类吗???」
  「对啊,我是人类,但是我中了诅咒。」
  「什么诅咒?」
  「永生的诅咒。」
  「永生还不好吗?」
  黄少天摇了摇头。
  「不是简单的永生,见过我的人在过了一天之后就会忘掉我,永生,孤独。这才是这个诅咒的本质。」
  「那刚才那个人呢?他不是人类吗?」
  「不啊,他也是,巫师各有各的方式来延长寿命,文州用他的眼睛和和恶魔交换了永生。不过好像是因为他失去了眼睛看不见我,所以他居然能记得我!所以我就想和他在一起了呗。诶,对了,你和大孙什么关系?我第一次看见他和别人走在一起啊,我第一次遇见他的时候还以为他和我一样中了诅咒呢。」
  「为什么?」
  「啊,怎么说,气场?就是觉得和我以前很像呗。」
  张佳乐突然沉默了,仔细想想好像确实如此,独自生活在森林深处,还给公馆加了让人找不到的结界。张佳乐趁着孙哲平睡着的时候把整个公馆逛了个遍。每个角落都华美至极,柔软的红色地毯铺满每一个房间,走廊,一直到大厅的台阶,暗红色的壁纸用金色雕琢出一朵朵美丽的鲜花,孙哲平就在这个巨大的公馆里,在这个只有黑夜的世界里,让寂寞一口一口吞噬他。

  张佳乐走神的时候一只金色的小鸟从门口飞了进来,黄少天抬手接住那只鸟,那只鸟立刻化为了一串金色的字符。
  「文州让我们上去一趟。」
 
  塔的装修十分简单,没有壁纸也没有地毯,和盖茨黑德公馆完全不同。只有偶尔的一两个石雕,更多的是随处可见的能有三人高的书架。一路走来张佳乐扫了几眼书脊,大多数都是从未见过的文字。他看了几眼就没了兴趣。
  黄少天在一扇巨大的门前停了下来,他抬手扣了扣门,然后不等回答就推开了门。
  「我把他带来啦。」
  张佳乐越过黄少天看了过去。这里与其说是书房倒是更像一个图书馆,房间里的书架比外面的高出许多,整齐的排列在两边。喻文州和孙哲平就面对面坐在书架之间的一个没有任何装饰的长方形桌子两边。
  喻文州冲张佳乐笑了一下。
  「你好,我是喻文州。」
  「你好,张佳乐。」
  喻文州点了点头。一台手,孙哲平旁边的椅子就被拉开了,张佳乐径直走过去坐了下来。
  「好了,多余的话我就不多说了,请问你是怎么进到盖茨黑德公馆的?」
  「我坐的马车被低级吸血鬼袭击了,马车从山路上翻了下去,我从马车里跳了出去,但是还是摔下山了。」
  「嗯……理论上,任何生物都是不可能进入结界的,当然除了死物。」
  张佳乐心里一惊。一时间有些激动的站了起来。
  「你是什么意思?」
  喻文州摇了摇头,
  「你还活着。这点你放心。除了死物能够进入结界,还有一种生物可以进入结界。」
  喻文州起身,走到身侧排列着的书架旁抬手,一本几乎有人宽的厚重书籍被无形的力量取了下来放在喻文州座位的面前。
  喻文州翻动着书籍然后在某一页停了下来。然后把书推到两人面前。
  「这是?」
  「精灵。」
  喻文州回答道,
  「精灵?精灵真的存在吗?」
  「曾经。」
  孙哲平突然接过了话。
  「五百年前,精灵就灭绝了。」
  「怎么会?」
  「教廷杀死了他们,教廷雇佣了大量的佣兵,包括我。」
  黄少天站在喻文州身侧心不在焉的说。
  喻文州低头摩挲着书上的插画,
  「人类总是这样的,非我族者,其心必异。所以他们讨伐了精灵。根据书上的记载,精灵有绝美的容貌,蝴蝶般的翅膀,还有……你能把上衣脱了吗?」
  喻文州突然顿住,向着张佳乐说道。

  TBC.

结果还是写出来了。

评论(8)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