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莲君

夜伢太太,七曜太太小迷妹。两位太太能永远在一起我一辈子单身都可以啊!!!!!
落哥的小粉丝,励志成为太太那样的画手。
业余写手

黑暗深处【02/架空】

吸血鬼平x虽然有精灵血统但是根本没卵用乐
微量喻黄

  「我靠,为什么?有话不能好好说吗。」
  张佳乐抓着衣领抵死不从。喻文州只是笑笑,        
  「我有点需要确认的事。」
  「别害羞嘛,反正大家都是男人,怕什么。」
  黄少天唯恐天下不乱的调笑道。
  张佳乐冲他翻了个白眼,起身,自暴自弃般的把风衣外套脱下来扔到椅背上,然后解开了衬衣的扣子,把衬衣也扔到了椅背上。
  「行了吧。」
  张佳乐虽然看上去很瘦,身材其实还是很不错的,肌肉精实,线条优美。
  「麻烦你了。」
  喻文州转向孙哲平。然后解释道
  「少天应该告诉你了,我看不见,虽然表现的和能看见一样,但我只是能感觉到存在。」
  喻文州苦笑了一下。
  孙哲平按着张佳乐肩膀让他面向自己,他盯着张佳乐锁骨看了很久。张佳乐都觉得脸上要烧起来了,孙哲平才放开手。张佳乐赶紧把衬衫套了回去。
  「怎么样?」
  「有,但是不明显。几乎是白色的了。」
  「你们在说什么?」
  张佳乐问道。
  喻文州继续说
  「精灵族的最后一个特点,他们的锁骨位置都会有一朵花。血统越纯正,颜色越鲜艳。」
  张佳乐愣了一下,他的锁骨确实有一朵花,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他一直以为是胎记。
  「精灵,精灵在魔法上面有着比其他任何生物高出数倍的天赋,同时他们对巫师的咒术是有完全的抗体的。也就是说,巫师的咒术对精灵是不起作用的。虽然很微弱,但是你的确有精灵的血统。所以,结界对你无效,而且你的存在使结界无效化了。所以有人找到了你们,至于那些僵尸,我也不敢断言,它们到底是冲着你们谁来的。」
  「也可能冲着我?为什么?」
  张佳乐不明所以。
  「现在,精灵是珍贵的存在了,精灵能够解除诅咒。说实话,我也确实很希望可以用你来解除少天的诅咒。」
  说罢喻文州冲他笑了笑,张佳乐却觉得手脚发冷,他觉得这个巫师并不是在和他开玩笑。
  「他是我的了,你别打他的主意。」
孙哲平突然伸手揽着张佳乐肩膀把他往自己身边拉。张佳乐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只是觉得心跳的厉害。脸上又要烧起来了。
  「我知道。」
  喻文州轻笑起来。
  「但是现在怎么办,盖茨黑德的结界无效了。看你的样子也不会放着他不管了啊。」
  黄少天突然插嘴道。
  「那就把找麻烦的人找出来。」
  孙哲平笑了起来,眼睛变成了暗沉的深红色。
  「疯子。」
  张佳乐听见黄少天小声嘟囔了一句。

  「抱歉因为巫师条例我不能帮你们,不过必要的话我可以让少天帮你们。当然如果你有兴趣的话我可以教你一些简单的咒术或者魔法。毕竟大部分咒术和魔法都是精灵语,对你应该很简单。」
   「谢谢,有机会的话。」
  张佳乐本来也没指望有人帮忙,何况这是他们自己的事,也就没多问关于巫师条例的事。至于魔法,张佳乐倒是有些兴趣,如果有机会他倒确实想试试看。

  终于回到了盖茨黑德。
  「这回你想走也走不了了。」
  孙哲平冲张佳乐笑道。张佳乐一耸肩,满脸的无所谓。
  「大孙,刚才你为什么说我是你的?」
  孙哲平正想回房间,他脚步一顿,
  「张佳乐,你不属于黑暗。」
  张佳乐不明所以的站在了原地。
  「莫名其妙……」
  他掀开走廊窗帘的一角,天边已经泛起了鱼肚白。

  张佳乐在塔一夜没睡,回到公馆倒在床上睡得昏天黑地,起来的时候天都已经黑了,张佳乐坐在床边走神,他想他和孙哲平也没什么区别了,可不都是昼伏夜出。
  孙哲平来找张佳乐的时候张佳乐正在低头数剩余的子弹。
  「早。」
  「哪里早了,天都黑了。」
  张佳乐把枪放在床头吐槽道。
  「子弹,还有多少?」
  孙哲平无视了他的吐槽直接问。
  「没多少了,大概还有两个弹夹。」
  一把手枪子弹本来就填不了多少。只有两个弹夹恐怕确实是少了。
  「我要联系商队送点东西,你看看你缺什么。」
  孙哲平把手中的纸和羽毛笔递给张佳乐,
  「诶,大孙,那些僵尸普通子弹打的死吗?」
  「只要能打爆他们的脑袋就行。问这个干嘛。」
  「没。」
  张佳乐抬手就着床头柜写下了,普通子弹。
  还有一些容易保存的食物,照明的烛台,还有各种生活用品。到最后,张佳乐拿着纸和羽毛笔在公馆里四处转悠,想起什么就写什么,孙哲平在看到他写下了一百种花之后和张佳乐大吵一架无果,然后他决定跟着张佳乐省得他再写什么奇葩玩意。
  「所以你要这么多花干嘛??」
  「这叫生活情趣,你这个吸血鬼怎么会懂。」
  孙哲平心说我是人我也不懂。

  商队隔了几天就把东西送到了,商队的头领是一个叫楼冠宁的年轻男人,张佳乐因为孙哲平说最好不要让任何人看见他,所以他躲在公馆二楼的阳台向下张望,商队用了三车马车来运他的花。
   等到商队离开,天都快亮了,孙哲平让张佳乐自己收拾就睡觉去了。张佳乐把生活用品和子弹放回房间就开始抱着花在公馆里到处跑。
  等到天黑,孙哲平醒来,公馆随处可见的空花瓶都插上了鲜花。而张佳乐早就累的睡过去了。
  孙哲平站在张佳乐房门前,他看着那个人傻的不行的睡姿,转着手中不知名的花的花茎。他甚至觉得花香伴随着阳光的味道在五百年来第一次拜访了这个公馆。

  即便是新鲜的花朵离开了土地也不能活的长久,花瓶里的花没过多久就衰败了。孙哲平不得不让商队再送,反复了几次,张佳乐干脆买了一些花的种子。种在公馆的后花园里。
  张佳乐的睡眠极其不规律,有时候孙哲平起来了他也刚起来,有时候孙哲平起来了他还没睡,也有时候孙哲平起来了张佳乐才睡……
  花的再次生长需要耗费很长的时间,公馆的花瓶暂时又空了。但是阳光的气息却不曾减少过。张佳乐会在照看花的闲暇之余打扫一下公馆。孙哲平起来了之后如果张佳乐没睡,孙哲平会帮忙打理他的花和自己的公馆。如果他睡了,他就会在花园里看着花儿在月光映照下的另一番景象。
  孙哲平突然想起他曾经开玩笑似的问过喻文州有没有后悔过用眼睛和恶魔交换永生,交换了永恒的黑暗。喻文州只是笑,他告诉孙哲平,在曾经他有过几次短暂的后悔,因为他无法再阅读书籍,无法看见他魔法的成果,然而在他遇见了黄少天之后,他就不曾后悔他的决定,甚至是庆幸的。我无法阅读的书籍,可以让少天读给我听,我看不见的魔法,可以由少天代我看见。他告诉孙哲平,黄少天的是他的光,是他永恒的太阳。
  他想他有点懂喻文州的感受了。他当然不曾后悔成为吸血鬼,他也不能后悔,当时他除了踏入黑暗根本没有第二个选择。但是他很庆幸,他的永生让他遇见了张佳乐。

  张佳乐在给他的花浇水,他看见孙哲平坐在一边盯着这里发呆。
  「你在看什么?」
  「看你。」
  这是实话,吸血鬼的夜视力极好。孙哲平坐在花园的一边能够清楚的看见张佳乐脸上的表情。不得不说月光下的张佳乐和鲜花一样别有一番景色。张佳乐抬手抹了把脸,因为他觉得脸上发烫。他的反应让孙哲平笑了起来,他想,他有点想看看这个人在阳光下的样子。
  「你这个人怎么这么无聊啊,以前你都干什么的? 」
  孙哲平很认真的回忆了一下,
  「看月亮,数星星,看书,发呆……没了。」
  「……你这个人真的很无聊。」
  但是孙哲平和他见过的那些吸血鬼也真的很不相同,每天的生活无聊至极,没有疯狂的捕杀人类,他甚至连自己一个血猎都没有杀。
  这样的人为什么变成了吸血鬼呢。
  「大孙,你是怎么变成吸血鬼的?」
  「怎么突然问起这个,就是马车翻车了,我以为我要死了,然后一个吸血鬼路过初拥了我,就这样。」
  孙哲平轻描淡写的一笔带过了自己的第一次死亡。
  「你又为什么当了血猎?」
  「很简单啊,你不想死,所以你变成了吸血鬼。我想生存,所以我成为了血猎。虽然危险了点,但拿到的酬金多啊。」
  张佳乐一耸肩,听上去一派轻松。虽然他们都知道,彼此的故事绝不会像听上去那么简单,但是,如果他不在意,那么他也不会在意。

  之后几日喻文州来拜访了一趟,他给张佳乐带来了一些简单的魔法书籍,让孙哲平教他简单的精灵语。他还在盖茨黑德附近设立了一个简单的结界,能够在有东西穿过结界的时候第一时间让孙哲平知道。他也告诉张佳乐,不是迫不得已的时候不要穿过结界,他与结界发生碰撞会导致结界的消失。
 
  张佳乐醒来的时候天才刚亮,他很少会在这个时间醒来。离上次的袭击已经过去了将近一个月了,最近倒是一点动静也没有。
  空气里带有清晨特有的湿意,阳光还是淡淡的金色,隔着云层落在这片土地,又被晨雾阻隔了去。晨露打湿了张佳乐的衣裤,满身都是化了不开的湿气。他信步在公馆附近走动,这个时间如果有人进到公馆的结界孙哲平也不会知道。虽然喻文州也想把结界的感知和张佳乐共通,但是张佳乐的血统让喻文州的咒术完全不起作用。

 
  他裹着破旧的斗篷,面孔隐藏在阴影之中。他躲在树丛后面,借着薄薄的晨雾隐去身影。他偷偷的远望着那个人。
  只要把他……只要把他……
  他的眼中闪烁着异样兴奋的光芒。

  张佳乐脚步顿了一下,他感觉有什么正在看着他,长年猎杀吸血鬼积累的经验让他对视线格外敏感。他一边假装什么也不知道一边计算着枪的射程向视线投来的地方靠近。
  就是现在!张佳乐从枪套里抽出枪朝着晨雾中的某处连开数枪。然后跟着往那里追去,树丛中只有几滴血落在了周围的草叶上。以及不远处的一个身影。张佳乐立刻追了上去,那人受了伤跑不快,张佳乐追在他身后朝着他脚下开了几枪,却看见子弹被一个无形的保护膜全数弹开了。
  眼看着张佳乐就要追上他了,张佳乐却突然一个急停,再往前就是结界。张佳乐一时拿不准那人的用意,万一是调虎离山呢。一时间不知道追还是不追。就在张佳乐正在犹豫之时,张佳乐脚下突然展开了一个魔法阵,接着脚下的土地突然陷了下去,张佳乐一时间来不及反应,待到回过神的时候自己已经落在一个三米多深的坑里了。
  「我靠……」

  孙哲平醒来的时候,渴望鲜血的欲望从心底涌上,比任何时候都强烈。孙哲平舔了舔嘴角,差不多是进食的时候了。
  孙哲平在公馆里转了个遍都没找到张佳乐。花园里也没有,就在孙哲平开始担心,张佳乐是不是出什么意外了的时候。结界的边缘传来了张佳乐中气十足的喊声。
  「孙哲平!!!」

  张佳乐在坑底和孙哲平大眼瞪小眼。
  「你在干嘛?」
  「你先把我拉上去再说。」
  孙哲平没花什么力气单手就把张佳乐提了上来。张佳乐白天在坑底也试着爬出来,不但无果,还蹭了满身的土。现在正一脸嫌弃的拍衣服上的土,一边和孙哲平解释。孙哲平站的很近,张佳乐身上总有着若有若无的花香,惹得孙哲平心底痒痒的。他一低头就能看见张佳乐暴露在空气中的脖颈,他几乎觉得他能听见那层皮肤下,动脉跃动的声音。
  「…………,然后我就摔下去了。嘿!你在听吗?」
  张佳乐一抬头就看见孙哲平明显在走神的样子。他抬手在孙哲平眼前晃了晃,孙哲平才回过神。
  「抱歉,你刚才说什么?」
  「……你大爷。算了,你让我先洗个澡吧。」

   孙哲平在张佳乐房间等张佳乐,满脑子都是都是张佳乐刚才露出的一截白皙的脖颈。越是想就越能感到自己对血的渴望。这时张佳乐正巧推门而入。孙哲平几乎是本能的朝他走过去,张佳乐还没来得及开口说什么,就被孙哲平按着肩膀推到了墙上。张佳乐下意识架起手臂想推开他,然而并没有什么效果,他有些气恼,但对上孙哲平的眼睛时,他完全不知所措,暗红色的眼睛里,理智几乎消失不见,只剩下欲望填满了整个暗红的瞳孔。这人力气怎么这么大。反抗无效的张佳乐能感觉到面前这个吸血鬼的獠牙已经抵在了自己的动脉上。

TBC.
感谢阅读

咸鱼雾莲居然日更啦!?

实不相瞒才第二章我就开始卡文了。有没有哪位姑娘不介意被剧透一脸来和我讨论讨论剧情啊啊啊????【旋转跳跃尖叫】【不】

不知道有没有人知道盖茨黑德的来源啊【苍蝇搓手】
谢谢各位的喜欢和阅读。ꉂ ೭(˵¯̴͒ꇴ¯̴͒˵)౨”

评论(25)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