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莲君

夜伢太太,七曜太太小迷妹。两位太太能永远在一起我一辈子单身都可以啊!!!!!
落哥的小粉丝,励志成为太太那样的画手。
业余写手

黑暗深处【03/架空】

吸血鬼平x精灵血统终于有卵用会魔法的血猎乐

  「大孙?大孙!」
  张佳乐好不容易抽出一只手,拼命拍打着孙哲平的后背。
  「孙哲平你大爷!醒醒!」
  身上突然一轻,孙哲平突然起了身。
  「……抱歉。」
  张佳乐看见他的眼睛已经变回了黑色,即使是如此,张佳乐隐约还是能看见他眼底流转的暗红。
  「你,怎么了?……啊,饿了?」
  张佳乐说道一半想起了这茬。孙哲平一时有些尴尬,不知怎么回答。张佳乐撇了撇嘴,抬手把头发撩到一边,偏过头,露出了白皙的脖颈,头发上未擦干净的水珠顺着留下,划过锁骨,隐没在衣服里。
  「那你咬吧,看着点啊,别把我咬死了。」
  孙哲平舔了舔干涩的嘴角,
  「真的?」
  「怎么这么多废话,趁你乐哥没后悔快点。」
  张佳乐都说到这份上了,孙哲平也就不再多问,低头就咬了下去。
  颈间突如其来的刺痛让张佳乐倒吸一口凉气,现在他后悔了。他下意识的想逃,孙哲平大概是察觉到了他的意图,按住了他的侧颈把张佳乐往自己的方向压。张佳乐觉得眼前一片模糊,呼吸急促,胸口剧烈的起伏。他几乎觉得自己要死了。他只能祈祷孙哲平快点结束。
  孙哲平等到自己身体里对血的欲望逐渐平息后才松了口,他看着还在流血的伤口,下意识的就舔了一下。张佳乐被他刺激的一缩脖子,一个弯腰从孙哲平怀里退了出去。
  「我靠我还以为我要死了。」
  孙哲平把嘴角沾上的血舔干净后中肯的评价道
  「味道不错。」
  张佳乐一手捂着脖子,一时语塞的朝他比了个中指。

  张佳乐把那个奇怪的人的事告诉了孙哲平,孙哲平想既然会乘着白天过来恐怕也是知道他是吸血鬼。但是吸血鬼的作息是无法改变的。他把这件事告诉了喻文州,然后用吸血鬼的一个指甲交换了一个戒指。
  「这是什么?」
  张佳乐正抱着一本喻文州给他的魔法书看的起劲。孙哲平会一点精灵语,给张佳乐教了一点,张佳乐学着学着突然就无师自通了。
  这时孙哲平突然走过来拉起他的手就把戒指往他手上套。张佳乐还懵逼了一下,他心说孙哲平几个意思,一言不合就求婚了?怎么还戴错手指了?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可能。
  「喻文州给的,维生戒指。可以让你一天只睡四个小时。」
  「哦——」
  张佳乐转着那个被套在左手中指上的戒指。戒指是纯银色的,上面用精灵语雕刻着咒语。
  「嗳,对了,大孙我给你看个东西。」
  张佳乐说完把书一扔,拉着孙哲平就往花园跑。
  张佳乐松开孙哲平的手,又往前走了好几步才站定。悠长婉转的咒语从张佳乐唇间吐露出。一支咒语被张佳乐念了出来,就仿佛是一首动听的歌。果然是精灵族啊,孙哲平这样想着。
  咒语吟唱完,五颜六色的花朵从张佳乐脚下戏向着周围蔓延出去,一时间视野所及之处都是遍地的花。花闪着缤纷的色彩,似乎并没有因为是黑夜而被影响。张佳乐就这样站在万花丛中。孙哲平一时间觉得世间最美的风景也不过就是如此了吧。
  晚风吹过,吹起了漫天的花瓣,孙哲平伸手去接,却在碰到花瓣的一瞬间,全部碎成了一片晶亮,随风消失不见。
  魔法未能持续很久,就成了漫天的晶亮,宛如星河,最后随着晚风消散了去。
  「是不是很漂亮!」
  「是。」
  孙哲平作为人类的时间太过短暂了,成为吸血鬼后他也没能离开这里。漫山遍野的花海,他想,张佳乐真是个奇迹,他生命中的奇迹。
  「只是一个低级的幻术。我还没见过真的花海。我听一个旅行者说过,南方有一片花海,真想去看看。」
  「那就去吧。」
  「你呢?」
  张佳乐的眼睛是漂亮的桃花眼。眼睛的颜色是偏淡的琥珀色。月光映的他的眼睛闪闪发光。被这样看着的时候孙哲平觉得他能答应张佳乐所有的要求。
  那我就和你一起去。
  孙哲平几乎要脱口而出。但他只是微微张了张嘴。
  「我……我得留在这。」
  「为什么?」
  张佳乐有点不可置信。
  「你哪来这么多为什么。」
  孙哲平抬手就扯了一把张佳乐的小辫子。
  「你大爷!」
 
  最后这个问题也就不了了之。自从有了维生戒指,张佳乐时间一下子多出来许多。他白天照顾照顾花,绕着结界到处走走,晚上孙哲平醒了就翻翻魔法书,顺便给孙哲平展示一下。张佳乐在以前还从没接触过这些东西,一时间很是感兴趣,尤其是偏爱一些效果华丽的魔法。虽然多次被孙哲平嘲笑他的魔法华而不实。
  至于那个奇怪的人,张佳乐虽然有意提防,但是他也再没有现身。

  那天傍晚,张佳乐也在围着结界转悠,连着好几天都没有什么突发状况,张佳乐也有一点放松了。兀的,一声枪响,张佳乐听着声响虽然身体本能的闪开,但子弹几乎是擦着额角飞过的,张佳乐顺势卧倒,一个翻滚躲到了就近的树后。额角还是被子弹擦伤了,张佳乐把就快流进眼睛里的血蹭掉,拔出枪。敌暗我明,一时间也不敢轻举妄动。
   张佳乐回想着这几天背诵的魔法。快速决定了一个可以用的,他低声飞速吟唱着法术,同时也从树后冲了出去。
  在他冲去的瞬间,那个人也开了枪,同时,吟唱完成,低级防御术。子弹全数弹开,张佳乐追着枪声而去,那个人似乎发现了子弹无效,也开始逃跑,时不时回头开枪,但是已经无心找掩体,张佳乐对自己的枪法很有自信,抬手,朝着那人的背影就是两枪。那人应声倒地。
  两枪并没有要了他的命,张佳乐把他脱手的枪一脚踢开。然后用枪指着那人。咬牙切齿道
  「你是谁?」
  那人一身轻便的皮甲,没什么特别值钱的配饰,看上去似乎只是一个佣兵。他的回答也证实了张佳乐的想法。
  「我也只是拿钱办事!」
  「你们的目标?」
  「那个人说要一个吸血鬼的心脏……」
  孙哲平?张佳乐还想问他点别的事。却听见身后一阵响动。回过头竟然还有另一个人,魔法的有效时间已经过了,张佳乐下意识抬手要挡,却见一个身影闪到他们中间。
  孙哲平单手抓住了那个人向张佳乐劈来的刀刃,手上顿时漫出一阵黑烟,竟然是银制的刀。
  「滚。」
孙哲平暗红的眼睛盯着那个人用低沉的声音说道。

  孙哲平最后还是放跑了那两个人,
  「大孙你的手?」
  「没事,恢复会稍微慢一点而已。」
  「我看看。」
   张佳乐抓过孙哲平的左手,手掌整个被银刀划开了一道,因为直接就被灼伤了,并没有出血。
  「还好没出血,不然我都觉得我给你白补血了。」
  孙哲平听了轻笑了一声。

  张佳乐把被他踢飞的枪捡起来,枪是普通的枪,张佳乐把弹夹拆出来,却发现里面填装的都是银弹。
  「看样子真是冲你来的。」
  孙哲平倒是满不在乎的样子。
  「那就冲我来呗。」
  「我靠,你能不能上点心啊。白天你又不醒。」
  「白天不是有你吗。」
  张佳乐被他堵的无言以对。孙哲平突然伸出他没受伤的手,捧着张佳乐的脸颊,拇指摩挲着张佳乐的眼眶。他的手冰凉冰凉的,张佳乐被他弄得一愣,就只是愣愣的看着他越靠越近,张佳乐觉得他心跳都快停了。
  「你受伤啦?」
  「啊?嗯。」
  「啧啧啧,快回去处理一下破相了就不好了。」
  「我靠,我一个大男人破相就破相呗。」
  「别闹快去。」
  说罢还在张佳乐后背拍了一把。张佳乐揉了揉刚才被孙哲平碰过的脸颊,一时不知道是遗憾还是庆幸。
  孙哲平看着张佳乐远去的背影,又看了看已经开始逐渐愈合的伤口。他不属于这里,孙哲平想。

  在那之后没多久,一天清晨。张佳乐坐在花园里发呆,他数着面前树叶上滴落的露水。
  一个人影渐渐接近,张佳乐猛地站了起来,抬手用枪指着来人。那个人拄着一根复古拐杖,拐杖头是用金雕刻的狮子,只是拐杖看上去已经非常的陈旧了。他穿着的服饰虽然破旧不堪,但却仍能看出是贵族的样式,他整理了自己泛黄的领巾向张佳乐行了一个标准的贵族礼,他看上去只有三十几岁。头发却将近斑白。而令张佳乐在意的是他的左眼,蒙着厚厚的纱布。
  「你好,亲爱的先生,我无意与你战斗。我是莱尔伯爵。你看见了,我只是一个无害的老先生了。」
  张佳乐嗤笑了一声。
  「可我不觉得你信的过,这位先生。不知道你又有何贵干啊。不好意思屋子的主人正在休息,请回吧。还是你打算交代在这?」
  张佳乐特意咬重了又字的音。
  莱尔也没有生气。仅剩的眼睛闪过一丝狡黠。
  「实不相瞒,我是来找你的。这位先生,想来你知道我的目的吧?上次的两位佣兵先生可是吃尽了苦头啊。不如听我说说吧。」
  说起上次的事张佳乐就气不打一处来。
  「我想我是知道的。不过很遗憾我不是很想听。」
  「年轻人,你应当有点耐心。你知道这位吸血鬼先生为什么要设立结界吗?因为他在躲一个人,很巧的是我认识那个人。」
  说罢,莱尔手上凭空出现了一只金色的鸟。张佳乐见过这种鸟,在喻文州的塔里。这是他传信用的。
  「你看,只要我放飞这只鸟,你朋友一直在躲的人就能找到他了。你可想清楚?再说你听听也无妨。」
  「那你就这么说吧。」
  张佳乐纹丝不动。那人把鸟一捏,鸟又消失不见了。
  「好吧,吸血鬼的心脏代表着重生,你知道我为什么想要他的心脏吗?啊,我的爱人,我可怜的爱人。我想要复活她。我已经一无所有了。可我不能没有她。你一定知道我祖国的名字。芬里尔帝国,你一定知道吧,那个可怜的,湮灭于战火的国家。那场战争夺走了我的一切!」
  张佳乐当然知道那场战争,张佳乐是在教会的孤儿院长大的,那时候战争才刚结束不久,教会的修女告诉他,他的父母在战争中去往了神的身边,那里有永恒的光明。那场战争耗费了长久的时间和大量的资金,张佳乐的祖国,海林顿最终赢得了战争。即使如此,海林顿任然花费了很久的时间来恢复经济。
  「所以呢?你希望我现在乖乖让开吗?」
  「当然不,我只想问你,现在我有另一个方法可以救我的爱人,但我需要你的帮助,你愿意帮帮我吗?」
  「我?你不会告诉我你需要我的心脏吧?」
  「不,当然不,一位巫师告诉我你有着强大的魔力,他给了我重生的魔法,可我无法施展。这样皆大欢喜不好吗?」
  「一位巫师?」
  「是的,一位有着黑色双眼的巫师。」
  喻文州?
  「他和你说了什么?」
  「他说你有与众不同的血统,有惊人的天赋。帮帮我吧。年轻的先生。」
  张佳乐心想血统的事只有喻文州一个巫师知道。真的是他?
  就在张佳乐犹豫之际,他的身后展开了一个魔法阵,一个披着斗篷的身影从魔法阵中浮现,斗篷遮盖了她身体的曲线,斗篷的帽子也遮盖了 她大半张脸,但从她露出的高挺的鼻梁,和小巧的薄唇就不难看出她是个漂亮的女人。
  她快速的吟唱着,咒语几乎变成了尖利的哮叫。
  张佳乐回头还未来得及开枪,意识就陷入了黑暗。

   「你瞧,就像我说的,告诉他你见到了一个黑眼的巫师,说他有不凡的血统他就能转移注意力了,而我只需要这一瞬间,就可以让他中我的沉睡魔法。」
  「是的,正如你说的,只要把他给你,你就能实现我的愿望了是吗?」
  「哦,当然啦,可惜我现在只是一个幻影。我真想直接带走他。不过,你可真是说谎的高手啊,我亲爱的王。」
TBC.

向催更势低头
什么!咸鱼雾莲更新了?!

终于进主线了,主线万岁!
感情线卡了我一整天。
你们以为会飙车吗,才第几章就想开车,快醒醒。不存在的。

顺便有GN好像把之前的,黑暗深处当成序章了,那个只是本篇的几个片段【全是剧透吧x】
有一部分剧情会和片段不一样,毕竟脑补一时爽,一写全是bug。

评论(7)

热度(18)